97年“花样护士”战疫一线:“我是来救人的 不是来被照顾的” 登录|注册
97年“花样护士”战疫一线:“我是来救人的 不是来被照顾的” >新闻 >重点新闻推荐

97年“花样护士”战疫一线:“我是来救人的 不是来被照顾的”-秦始皇简介

97年“花样护士”战疫一线:“我是来救人的 不是来被照顾的”

97年“花样护士”战疫一线:“我是来救人的 不是来被照顾的”

就这样,杨悦雯成为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抗击新冠肺炎医疗队中的一员。离开的时候,她稚嫩瘦小的肩上背着一个包,左手还提着包,右手推着箱子,在护士长和同事的注目中踏上了前往武汉的征程。“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残忍答应了她,她才22岁,还是个孩子啊。”胡爱莲哽咽道。

杨悦雯是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甲状腺外科的一名护士,母亲也是一位工作了30多年的护士。从小,杨悦雯就被“救死扶伤”的精神所耳濡目染。从母亲身上,她传承了无私奉献的“南丁格尔”精神。

谈到这个小插曲,杨悦雯对自己有一丝懊恼,“我虽然是年纪最小的,但我到这是来救人的,不是为了让别人照顾的,我不能成为大家的负担”她认真地说。

如今,经过反复的磨炼,小小年纪的杨悦雯也可以迅速高效地完成手中的各项任务。无论是量体温、还是打针送药,她都将每一位患者当做自己的亲人,温暖以待。“我很喜欢武汉,喜欢热干面和樱花,等这座城好了之后我还要来看它”杨悦雯说。

于是,当医院2月10日征集医护人员驰援武汉时,她第一个报了名。护士长胡爱莲犹豫道,“你才刚刚转正,能行吗?”“相信我,我能行”杨悦雯坚定而自信地说。而报名的时候,这个年仅22岁的小姑娘却没有告诉父母。

原标题:97年“花样护士”战疫一线:“我是来救人的,不是来被照顾的”

杨悦雯来到武汉后,作为队伍里年纪最小的队员,大家都很照顾她。“支援的第一天,穿防护服的时候我的护目镜出现了问题,只能脱下来重新调整,此时已经离上班时间很近了,护士长把她最后一套衣服给了我,还安慰我不要着急,最后帮我穿好了衣服。”

2月18日,清晨5点的武汉还在安然的睡梦中。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肿瘤中心里,刚刚结束4个小时晚班的杨悦雯脱下厚重的防护衣和面罩,额前被汗水打湿的一绺黑发汗津津地搭在眼角;秀气的脸上除了两道深深的红印还有几道浅浅的痕迹,可见是旧痕未消又添新印。

当晚,杨悦雯握着剪刀站在镜子前,盯着自己留了十多年的长发,最终还是不忍心下手。第二天出征前,当母亲知道女儿即将前往一线抗疫时,说道“妈妈当了一辈子的护士,你如今就是我的延续,我为你骄傲。”说罢,拿起剪刀一寸一寸地剪下女儿的长发。那一刻,杨悦雯感觉头顶被母亲的眼泪打湿了。

脱下白衣的杨悦雯和寻常22岁的花样女孩并没有两样,喜欢唱歌、看电影,善良的她还时常给流浪猫喂食筑窝。可当穿上这身白衣时,便化身为巾帼不让须眉的“铿锵玫瑰”。当同龄女孩还在“对镜贴花黄”之时,她却斩断青丝背上行囊,逆着人群奔上战场,一身洁白的战甲戎装,用最美的模样抒写年轻医者的荣光。

责任编辑: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
97年“花样护士”战疫一线:“我是来救人的 不是来被照顾的”版权与免责声明

凡本网注明“X月X日讯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97年“花样护士”战疫一线:“我是来救人的 不是来被照顾的”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97年“花样护士”战疫一线:“我是来救人的 不是来被照顾的”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97年“花样护士”战疫一线:“我是来救人的 不是来被照顾的”授权咨询:0392-3201587

客服电话:0392-3313875 投稿箱: 2315789961@qq.com

97年“花样护士”战疫一线:“我是来救人的 不是来被照顾的” 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hebi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
X关闭
X关闭
友情链接: